第1886章 钻戒

从前不知就里的李明月等人,对斗酒尽管重视,却也不算严重。现在听了高云宝的话,让他们的神经忍不住绷了起来。特别是高云宝情绪,实在是过分放肆。张银玲斜了他一眼,成心说道:“别那么满意,你以为你就稳赢啊!比及时分张禹把这儿的老板给喝趴下,看你还拿什么神情!”“就他……”高云宝不屑地来了一句,随即看到张银玲的容颜,小丫头长得很是心爱,一双眸子水灵灵的,高云宝跟着调笑起来,“这个世上没有人能赢这儿的老板,张禹要是能赢,我就学哈巴狗,从你的裤裆下面爬曩昔。”“你放尊要点!”闻听此言,李如轩直接就火了。他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高云宝大声叫道。“咵!”不必高云宝作声,在他的后边,站着的那十多个汉子,忽然规整地向前两步,眼睛全都逼视着李如轩。高云宝满脸的不屑,轻视的地说道:“小子,你给我放规则点。这个世上,还没有几个人敢伸手指着我!”这要是在没人的当地,李如轩还真不怕对方,展现出道术来,就算不把对方都干掉,也能把对手吓跑。但是在这个当地,周边都少人呢,用个火符什么的,还不得引来围观。要是真打出火符,费事就更大了。李如轩不是那种没有尺度的人,加上他又没有张禹那种神出鬼没,无影无踪的道法,只能暂时认了。他怒冲冲地说道:“咱们走着瞧!”说完,就坐回到椅子上。见李如轩不敢持续强硬,高云宝满意地说道:“年幼无知,别以为跟着张禹在一起,就有什么了不起的。咱们江南商会可不是张禹可以比的。”说到此,他又看向张银玲,成心笑着说道:“小辣椒,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啊?”“赌什么?”张银玲直接问道。“就赌张禹能不能赢!要是张禹输了,今晚你跟我走!”高云宝高傲地说道。“你做梦!”张银玲没好气地叫道。“这么看来,你也是以为张禹输定了。人啊,在有的时分,不要把话给说满了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高云宝在自己的脸上,悄悄摸了两下,“打脸很疼的!”“你满意什么啊?还打脸很疼,我便是瞧不上你这样的人!什么德性!”张银玲撇着嘴说道。这话要是李如轩说的,高云宝必定得跳脚,但是小女子说的,他却是不气愤。打量了张银玲几眼,看到张银玲的右手手腕上带着一个银手镯。手镯精美美丽,非常的讲究。高云宝笑着说道:“那好,咱们换一个赌注。我看你的手镯不错,要不然咱们赌这个……”张银玲愣了一下,随即看向自己的手镯子。这但是父亲给她的一件法器,专门用来护身的,虽说是银的,但价值必定不菲。不必张银玲答复,李如轩就道:“你想得美!这是我师父送给师妹的宝物,别打歪主见了!”“宝物?一个破银镯子还宝物……”高云宝满是不屑,跟着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首饰盒。他能把首饰盒揣在身上,可见这东西宝贵。高云宝傲骄地将首饰盒翻开,周围的世人都忍不住看了曩昔。只一瞧,无不暗自惊诧一声。好家伙,在这首饰盒里,放着一枚戒指,戒指上镶嵌着一颗亮闪闪的钻石。钻石晶莹剔透,能有红枣那么大。如此大的钻石,一般见都见不到。“哇……这么大……”赵秋菊但是大学毕业,归于比较识货的。一看到这么大的钻戒,忍不住赞赏一声。“高总……这戒指……我怎样都没见过……”高云宝身边的女秘书看到这么大的钻戒,立刻贴到高云宝的身上,一只手朝钻戒抓去。高云宝一把翻开她的手,跟着满意地说道:“这但是50克拉的挣钱,世界上都不多见。不瞒你们说,这是前段时间我在米国的拍卖会上花1500万美元拍下来的。小丫头,我用这枚钻戒赌你的手镯,敢不敢啊……”张银玲大眼睛紧盯着钻戒,她也就在电视里看到过钻戒,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。女性都是喜爱钻戒的,哪怕是生活在龙虎山上的。她见过母亲有一枚钻戒,是爸爸妈妈成婚的时分,父亲送给母亲的,可远没有这个钻戒上的钻石大。但她心中不免犹疑,不知道该不该跟高云宝赌。高云宝见她不作声,又成心说道:“看来你心里也知道张禹必定输,所以不敢赌吧。”“张禹……必定能赢的……”张银玲顽强地说道。“看你说这话的时分,必定底气也没有。要是真觉得张禹能赢,那咱们无妨赌一手。也算是给这次的斗酒增加点气氛。”高云宝笑呵呵地说道。“我……”小丫头哪里受得了激将法,她心中气不过,忍不住叫道:“赌就赌,谁怕谁啊!张禹必定能赢的!”说完,她直接把手镯摘了下来,放到面前的桌上。“师父,你……”李如轩没想到张银玲真敢跟高云宝赌,急速叫了起来。“不必你管!我必定赢他!”张银玲又是顽强地说道。“小辣椒,公然豪气!”高云宝说着,把钻戒放到桌子中心,说道:“愿赌服输,可不能赖皮皮!你也把东西放着,谁赢谁拿走!”关于这场比斗,高云宝是稳操胜券,张禹怎样会赢了这儿的老板。喝死张禹!至于说钻戒和手镯的价值比较,就算手镯比不上这枚钻戒值钱,却也不至于太差劲。当然,高云宝是不清楚的,他拿出钻戒,一来是炫富装13,二来是在调戏小丫头,深思着赢了之后,再戏耍一番。“你可别赖皮!”张银玲也站了起来,将手桌子放到戒指的周围。二人的赌约这么定下,而此时的台上,张禹现已站好。旗袍女性微笑着说道:“这位便是应战者张先生了。请问张先生你是哪里人,在酒桌上可有什么绰号。”“我是镇海人,在酒桌上没什么绰号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“那不知张先生一次最多能喝多少?”旗袍女性又问道。“这个不能确认,试着喝吧……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又说了几句没养分的话,旗袍女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“张先生请坐。”这次台上拍着一张方桌,两把椅子。张禹到左面的方位就坐。旗袍女性又跟着说道:“现在由请咱们千杯少的老板登台,承受应战!”

Author: admin